若荷

编辑:抱歉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12:55:3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若荷,真实姓名宋尚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为一位山东作协的散文作家,若荷总是用不动声色的笔触,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以简朴、素雅和温柔的文字方式,像池塘里荷花吐出的清香那样,轻柔而又安静地传递给读者,得到广大读者的关注和喜爱。
中文名
若荷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真实姓名
宋尚明

目录

若荷作品

编辑
若荷作品散见《中华散文》《散文百家》《山东文学》《散文选刊》《散文世界》《黄河文学》《中国文学》《青岛文学》《名作欣赏》《华夏文学》《芒种》《岁月》《精典美文》《经典阅读》《中学生写作与考试》《读者》(乡村人文版)《文苑》等数百家报刊;作品收录《散文20家》《21世纪年度散文年选》(2006)《2008中国精短美文精选》《山东30年散文选》《2010中国散文精致读本》《2010中国散文经典》《中国美文·21世纪中国散文精选》《2011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中国散文家作品集》《中国散文家大辞典》《2011年中国散文年选》《中国散文大系旅游卷》《中国散文大系军旅卷》《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中国散文大系女性卷》等四十余部作品集。主要作品:著有《悠悠茶香》《最后的香椿树》《高天上的流云》等散文集。现居山东临沂。

若荷特点

编辑
柔性写作与心灵回归:柔性写作是一种贴近心灵的写作,是作者对自身心灵感触的陈述和表达,是作者真实情感和现实状态的描述和记录。柔性写作强调的是情感的真实,笔触的细腻动人,以及真实生活的艺术再现,所以,优美的散文应该是柔性的,而不应该是硬性的。
  柔性写作是散文获得美感的重要元素,是散文艺术特质的重要载体。艺术作品包括散文在内的一切艺术作品只有具备表达的真实和情感的真切才会感人,才会被赋予超强的生命力。若荷的散文显然是具有这种生命力的,在品读若荷散文的时候,我无数次被她的文字所深深感染打动,我深切的感受到,她的散文是发自内心的,是感动于生活后流淌出来的晶体,她的散文处处洋溢着柔性的思维和情愫,同时,我也深刻的感受到了柔性写作在散文表达中所的迸发出来的力量。
  散文写作单凭技巧创新是不够的,还需要写作内容的厚实和饱满,还需要文章情感的孕育和培植,以及还需要文章表达深度的挖掘,而所有这些都来自于生活之中,来自于情感之中,需要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深刻体悟,以及生命的深入思考和探索。若荷是一名在场写作的忠实信仰者,她的散文写作几乎未曾离开过她的生活,她的世界,她的生命,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柔性写作这种表达方式在她的身上发挥和成长,以及散文美感的取得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优美的散文,应该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倾诉,而这种倾诉的最终结果就是心灵得到回归,获得超脱和依靠。从内核上来讲,散文这种文体更多的是需要柔性的表达,需要的是原始的、自然的心灵回归。散文需要宽度,但更需要深度,宽度的获得可以从选材上得到补充,深度的获得则要靠作者个人的情感和对生活、生命思考的深度。若荷的散文优美,得益于她的柔性写作,她几乎是以一种全柔性的写作姿态来撞开散文的大门,开始她的“若荷”世界的。若荷的散文因为轻柔细腻,所以动人;因为表达心灵,所以富有灵性,所以超凡脱俗。在行文中充满着宛若荷的清丽和高洁,品读其文是一种身心的修养和放松,是一种夜下品茗的享受,充满着温暖,充满着柔情,充满着闲适。这是柔性写作的力量凸显结果,也是她的散文充满磁性的呈现。
  优美的散文,也应该是充满韵味和灵性的,在韵味和灵性的构成中,情感和真实的表达是支柱。若荷的散文优美,在于它在显性或隐性之中散发出的特有韵味和灵性,这种韵味和灵性有时是可表述的,有时则只是可感,是在模糊之中体验出来的,洋溢着含蓄隽永的气味;若荷的散文优美,在于形散而神聚,这种形散主要是通过联想来进行展开的,神聚则是靠内含的情感来进行收缩的。在表达中若荷的散文,没有惊涛骇浪式的抒情,却在缓缓的情感流淌中让人窒息,时而让人感到疼痛,时而让感到快乐,在这个情感体验的过程中时时充满着启发性、引导性,引导和带领读者去追寻幸福,把握心灵的真切。所以,品读若荷的散文,能在升华中感到无尽的美感,能在表达中触摸到向上的力量,能在阅读中体味到心情的愉悦和心灵的慰藉,能获得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和滋润。
  若荷的散文,大多行文较长,但又不感觉到繁冗拖沓、刻意造作,反而觉得恰到好处、行文适中。这一方面得益于她在行文结构上的把握和控制;若荷的散文结构层次分明,脉络清晰。另一方面得益于她超凡的联想能力和清丽隽永的文字表达能力;若荷的散文似乎从来不缺乏联想,似乎总能将两个似乎毫无关联的事务联系起来,然后融汇交合,在不知不觉中,打动你的心;若荷的散文是发自内心的轻柔的呼唤,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将时光、爱情、亲情、友情、自然描写得诗情画意,文字充满着灵性和跃动,以清新、丽质的形象来呈现,这种用柔性细腻的笔触来表达动人的情节和故事,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绝好散文写作方式,若荷在散文世界中获得了这种至高的表达,使得她在散文的境界里获得一种超脱和逍遥。
  散文写的是一种内力和耐力,写的是一个人内在的修养和品质。若荷的散文更多的是对一些细微事物的感知和感动,更多的是对一些在尘世之中,而又似乎远离尘世物象的表达,这是一种在尘世之中对心灵回归自然、回归宁静的渴望的表达和倾诉。若荷的散文是她心灵真实的写照,也是心灵片刻感悟的记录,那些柔柔的文字,是她将心灵回归自然时留下的纯洁记录,淡淡的时光感伤,清清的心灵忧愁,浓浓的亲情气味……没有哪一颗心能拒绝这样倾情的文字,也没有哪一段往事比用柔性的表达更为动人。另外,若荷的散文总是在柔性的表达中富含着的哲理,同时又处处充满着诗性,处处充满着流动的画面美,这种轻描淡写、不露声色的表达柔性的美,令人缅怀和令人向往和憧憬。正是因为这些,若荷的散文便具有了极强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的产生在于她文字的柔性表达和心灵回归的追求和渴望,这种吸引力的完成不是偶然性的,是必然性的,是她在写作中执着追求的结果。在她的散文中,由于柔性的贯穿和深入,使她的散文具有了超乎寻常的“静”气,这种“静”气蔓延在她的散文的各个角落。这种“静”是若荷在散文写作中追求的,若荷通过这种“静”气最终在文字表达中获得心灵回归,最终在思想意识里获得一种脱离尘世的超脱。
词条标签:
作家